腾讯分分彩计划 > 专用汽车 >

号贩子“垄断”产科建档号 1个号卖千元

  重庆是中国汽车制造业的重镇,但在汽车设计领域并不突出。迪科是重庆最早创立的民营汽车设计公司之一,同时也是中国为数不多坚持下来的幸存者。

  从扎扎实实做汽车设计,到涉足专用汽车研发、生产制造和销售,再到涉足新能源、物联网,最后凭借资本的力量形成产业链闭环。重庆迪科汽车科技集团公司董事长彭洪德说,民营汽车设计公司的价值被不断发掘出来,目前正站在一个产业的风口上。

  上周五,彭洪德还在河北出差,本周一在重庆停留一天,周二又飞赴内蒙,与资本方一起拜访客户。彭洪德透露,今年与他们合作的资本方拿下的专用汽车订单有望突破万辆,在资本和市场牵引下,未来公司有望成为专用汽车细分领域的小巨人。

  1994年,彭洪德从重庆大学汽车系毕业后,进入一家自主品牌的整车制造企业。彭洪德在这家企业做了5年汽车底盘技术引进和研发,最后离职自主创业。

  2000年是重庆摩帮最好的年代,彭洪德做了一段时间摩托车研发,最终还是决定回到老本行从事汽车设计。这个回归,一方面是彭洪德对汽车的情怀,另一方面是看到了民营企业的机会。2000年前后,重庆的跨越、力帆、隆鑫、宗申、小康等民营企业,纷纷通过不同方式进入汽车整车制造领域,与此同时,一批民营汽车研发设计公司也应运而生。

  从几个人的小团队开始,经历过几个月发不起工资的困境,彭洪德创办的迪科还是一步一步成长起来。但随着汽车产业的发展,有实力的整车厂纷纷自建研究院,并广泛吸纳欧美发达国家的汽车设计团队,国内的民营汽车设计公司遭遇沉重的打击。几年下来,有的民营设计公司规模急剧缩小,有的逐渐放弃了自主研发,转而成为人才外包平台。

  尽管生存压力很大,但彭洪德的发展思路却很清晰,从汽车造型设计到工程设计,从事整车研发的设计团队也逐渐达到百人,迪科成为了重庆工业设计领域的知名企业。

 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,政府通过购置税减半、汽车下乡等产业政策刺激,国内汽车市场迎来了一波井喷行情。在这一波行情中,彭洪德接触到了专用汽车。

  所谓专用汽车,一般是将商用车改装成为特殊用途的汽车。客户找到彭洪德,提出需要有特殊需求的冷链物流车。为了接到这笔订单,彭洪德开始组织研究冷链车的箱体材料和制冷设备。图纸设计出来后,有的零件买不到,还得自己购买设备加工。随着这批冷链车的交付使用,彭洪德不仅积累了大量的冷链车知识,而且重新认识了专用汽车市场。

  根据客户需求,彭洪德可以很容易找到不同厂家的商用车底盘,装上箱体和制冷设备就成了冷链车,加装上医疗器械就是救护车,装配上清运设备就是垃圾车,设置上生活场景就成了房车……彭洪德发现,近50%的商用车从工厂下线后都会被改装成为各种功能的专用汽车,“这就是市场潜力。”

  随后,彭洪德与长安跨越、庆铃、一汽红塔、中国重汽、华晨鑫源等整车厂展开合作,比如用长安的底盘生产冷链物流车,与庆铃合作生产房车、环卫车……去年,迪科在专用汽车领域的制造、销售产值达到1.2亿元。

  近年来,新能源和车联网技术开始进入汽车市场。彭洪德也加大投入,研发出了纯电动冷链车和专用车智慧车联网平台(医疗急救车联网平台、冷链车联网平台、智慧公交车联网平台)。

  当研发、制造、销售、运营、服务、新能源概念汇聚在一起后,最重要的一个因素——资本出现了。今年年初,投资方找到彭洪德,提出一个新模式——由他们为政府或大的需求企业提供融资平台,大量采购迪科的新能源专用汽车。

  彭洪德称,公司在金融资本与市场牵引下的研发、生产、销售、运营、服务、车联网大数据分析应用的产业链闭环已经基本形成,今年将有望获得更多的订单。

  彭洪德:重庆汽车产业的实力主要集中在乘用车和商用车的规模化整车研发、生产制造和市场营销方面,但专用汽车是一个细分市场,每个客户都希望有定制化的产品,这与重庆传统的产业基础不匹配。大多专用车企业缺乏技术与创新,止步于几个细分市场领域的几个车型,很难在新业态、新模式下取得跨越式的发展。

  彭洪德:目前,中国商用车一年的销量是400多万台,其中差不多有50%要改装成具有特殊功能的专用汽车,在这个海量市场的全产业链做一点细分就是一个大市场。

  搭建一个技术、质量、市场、服务、车联网大数据分析应用、专用车配套体系的全产业链平台支撑,带动重庆本地的汽车主机厂底盘销售,推动重庆汽车零部件产业向细分化市场深入发展,我认为这是在重庆形成规模化专用车集群领域的“独角兽”模式的一个创新举措。

  彭洪德:今年年初,资本市场主动与我们接洽,我们产业链条的闭环才初步形成。前面积累了18年,我们的优势在于技术的积淀,欠缺的是资本的助推,现在资本看好专用汽车独特的商业价值,能够用金融的手段,大量地锁定城市新能源物流、新能源环卫等专用汽车渠道,这是我们未来最大的机会。